内藤辣椒:对东京这种大城市,地方特产也很重要

时间:2017-02-07 19:07:18来源: 澎湃新闻网(上海)  阅读:(478)收藏复制地址
转载:

  在刚过去的2016年,日本城市发展的总体格局似乎没有特别巨大的改变:在人口老龄化和少子化这两个大趋势的催化下,地方小城和农村地区的人口外流仍然严重;中等城市的住宅郊区化以及中心空洞化还在加剧;大型城市...

在刚过去的2016年,日本城市发展的总体格局似乎没有特别巨大的改变:在人口老龄化和少子化这两个大趋势的催化下,地方小城和农村地区的人口外流仍然严重;中等城市的住宅郊区化以及中心空洞化还在加剧;大型城市的拥堵和过密也不见好转。
但与此同时,越来越的“地方创生”事业也不断在民间和政府的帮助下进入人们的视线中。民众用尽各种方法,试图吸引资本、人力和舆论的焦点再次回到那些被遗忘的角落中。
其中,各式各样的地方特产占据了越来越重要的位置。
确实,因其与所在社区的紧密联系,地方特产拥有其他商品无法具有的优势。

用内藤辣椒制成的商品。

首先,相比于其他种类的产品,特产往往有着较为便宜的生产成本。这既来自它们与原材料产地在物理上的接近,也来自于产业历史和技术传承这些社会性的因素。
其次,因为它们具有的地方特色,这些特产的品牌化和其他商品相比来得更为方便。北海道十胜的红豆、青森县的苹果,或者兵库县淡路岛的洋葱,早已成了日本家喻户晓的产品。地名与特产被消费者画上了等号。
但随着想靠特产推动地方发展的城市越来越多,这一做法的更多弊端也慢慢浮现。在日本的语境下,以下三种情况尤为明显。
第一,许多农村和城市的特产推广都有地方政府参与其中。而它们关心的不是把特产当成一项事业来“经营”,而更多只会编制预算来充作可见的“政绩”,不管它们本身成功与否。
其次在那些关注到特产经济收支情况的地方,经营者往往是地方从大城市请来的专业顾问。他们的专业知识或许能帮助特产经济盈利,但他们多少忽略了特产事业所谓的“初心”,即帮助在地社区的复苏与发展。
最后,许多人已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势,认为特产是农村或地方城市才应该致力发展的对象。像东京这样的大城市,除了旅游纪念品之外,不可能也不应该发展出属于自己的特产了。
而本文要介绍的新宿区“内藤辣椒”项目,则给了我们看待地方特产的一种新视角。如何平衡经济利益和地区发展,同时在一个已经异质的空间里重新塑造一种“社区感”,相信这个事例会给我们一些上述问题的启示。
繁华都市中的农村地
今天的新宿区,可能是东京甚至日本最有名的地方了。这片18.2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居住着33.76万人(不算日间通勤的流动人口)。同时,区内还包括各种功能各异的空间。从东京都政府所在的都厅,到全世界最大的红灯区之一的歌舞伎町,从移民集中的大久保地区,再到仍然保留了日本传统风情的神乐坂。但即使是如此繁华的新宿,在它历史上的大部分时刻,仍是不折不扣的农业用地。
在明治维新之前的江户时代,德川家族出于稳固政权的目的,在日本全国实行所谓的“参勤交代”制度。这一制度规定了各地的大名们都必须到江户城——也即现在的东京——修建庄园并定期居住。这既消耗了大名们的财力,又切断了领主和地方势力的联系,同时还繁荣了将军所在的都城,可谓一箭三雕。

新宿御苑中种植的内藤辣椒。

今天以新宿御苑为中心的将近六十万平方米的土地,在当时正是信州高远藩藩主内藤家在都城庄园的所在地。彼时,每个大名都会在自己的庄园内栽种农产品自给自足。此外多余的产品则会放到江户的本地市场上贩卖。其中,内藤家农地所生产的辣椒,渐渐因为其独特的口感,受到了江户居民的欢迎。在当时,仅江户城一地的荞麦面店就有3700家,可以想见作为调味料的“内藤辣椒”能够产生出的利润也不容小视。
但随着明治维新到来,江户城的城市空间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名在都内的领地纷纷被充公。除了新宿御苑因先后被改造为农业试验场和城市公园从而大体上保留了原来的形态之外,内藤家的其他领地今天早已面目全非。
同时消失的当然还有曾经名噪一时的“内藤辣椒”。一方面,因为现代人在饮食习惯上越来越追求刺激,口味辛辣的“鹰爪系”辣椒代替了属于“八房系”且味道较为清淡的“内藤辣椒”。另一方面,日本本身的农业结构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今天,日本全国流通的辣椒百分之九十都靠进口,国内栽培的品种可谓少之又少。而内藤辣椒也自然从日本的市场之上消失不见。
再造特产
当城市发展到一定阶段后,人们似乎总会停下脚步向后看。和其他地方一样,东京政府和居民们在经历了快速的经济发展之后,也开始了对城市传统和历史的重新审视。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江户”越来越成为东京城市建设中的一个关键词。政府和市场都不断“挖掘”地表,寻找能被利用的城市遗产。另一方面,普通民众也参与到了这股怀旧热潮中。2004年,“日本慢食协会“成立。发起者们通过研究江户时代日本人的饮食文化,来为现代人提供不一样的饮食选择。而在新宿区的在地化活动中,一度消失的地方名物“内藤辣椒”,引起协会成员们的注意。
2010年,协会领导人成田重行正式发起“内藤辣椒复活项目”,试图重新恢复新宿区内藤辣椒的种植。成田数次来回于内藤藩主及其后人的家乡,寻找到内藤辣椒的原种,并在山梨县的农地对它们进行了三年的固种培植。最终,协会于2013将复活的内藤辣椒推向市场,并在新宿各社区和机构开展了栽培活动。而在2017年的今天,内藤辣椒也慢慢找回了原有的知名度。不管是新宿区政府主办的社区活动,还是东京全市内的农产推荐会,人们总能找到内藤辣椒的身影。
新宿内藤辣椒的个案背后,其实体现出东京都对都市农业的重新布局。在今天的东京,农业用地仅占全市土地面积的约3.4%,且有不断缩小的趋势。为了最大实现农产品的经济效益,日本农业协会的东京分部一直致力于推动自身产品的品牌化。2011年,该协会发起了“江户东京蔬菜”计划。该计划为那些在曾经的江户和后来的东京有悠久的栽种历史或文化价值的本土农产品给予认证,以此鼓励人们对它们的重视。得到认证的“江户东京蔬菜“包括了近两年来在日本人气大涨的练马区的白萝卜和墨田区寺岛的茄子等等。而在2013年,内藤辣椒也终于成为这一集体品牌的有机组成部分之一。

内藤辣椒料理书

辣椒与地方创生
和许多其他“江户东京蔬菜”一样,人们种植内藤辣椒所获得的利益只是它复苏过程中的副产品,更为重要的是,这些都市农业产品成为大城市居民重新团结起来并产生社区认同感的一种新的纽带。“内藤辣椒复活项目”想要恢复的,也不是像江户时代文人所描写的新宿一带每到秋天就被一片红色覆盖的景象。组织者通过辣椒小盆栽式的栽培,把它和新宿每个独立的社区真正联系了起来。

区内办公楼顶种植的内藤辣椒。

比如,在新宿的高田马场地区。内藤辣椒就和市政厅栏目曾经介绍过的“阿童木区域货币”进行联动。这种区域货币由高田马场的商店街联合会负责发行。居民们可以通过参加社区所组织的各色活动获得,同时它们也只能在社区内的指定店铺消费。每年春天,组织者们把辣椒种子分发到区内的办公楼、银行等各种机构,由他们独立栽培。到了辣椒丰收时,社区又会围绕辣椒展开各色项目,调动这些种植户的参与。比如,高田马场作为东京的“拉面激战区”而出名。到了辣椒成熟的季节,各家拉面店都会推出当地限定的辣味拉面菜单。居民们通过把自己种的辣椒交给拉面店或者在这些用内藤辣椒的饭店进餐来换取阿童木通货,之后在其他店铺进一步消费。再比如,在各色移民杂居的大久保地区,社区会在每个月第一周的周一举行“大锅饭午餐”活动。来自不同国家的居民利用内藤辣椒和其他东京本地蔬菜烹制自己文化中的佳肴彼此分享,同时也加深了他们之间的了解。

辣椒料理学习班

另一方面,内藤辣椒也积极把那些虽然物理上属于社区,但人口构成流动性更强的机构纳入活动之中。最为典型的就是新宿区内各色的学校和研究机构。许多生于外地的学生和本地社区缺少有机联系,而内藤辣椒的种植和研究则成了他们融入的一个契机。与此同时,这些学生也成为内藤辣椒持续发展的动力。区内早稻田大学和学习院女子大学都成立了专门的农业兴趣会,从专业角度研究辣椒的种植和推广。而新宿调理师专门学校和服部荣养学校则为辣椒开发出各种新式菜单和烹饪方法,这些都帮助内藤辣椒增加了新的吸引力。
正是对立足社区的坚持,使得内藤辣椒在一众特产营销的事业中成为典范。而它的成功也向我们提示了,如何在看似和农业截然相对的城市之内,巧妙利用历史的遗产,为未来打开新的局面。


最新宝贝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热门标签最新品牌折扣

    扫描二维码打开

    周一至周六

    9:00-22:00                  

    农产网(商城版)  浙ICP备12005274号-2  Copyright © 2012 - 2017http://www.nongch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